永盛体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NBA资讯

文章内容

伊莫拉赛道_f1塞纳为啥影响力那么大

小编 2024-07-11
文章目录列表: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介绍伊莫拉之困:想顶替上海举办F1比赛,它都差些什么?F1 | 伊莫拉赛道重返赛历 为现代F1带来的启示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赛

文章目录列表:

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介绍
伊莫拉之困:想顶替上海举办F1比赛,它都差些什么?
F1 | 伊莫拉赛道重返赛历 为现代F1带来的启示
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赛道特性
请问F1比赛中那几条赛道是比较经典的?
世界上最出名的赛道在那里!

F1著名车手塞纳死于哪条赛道?



伊莫拉赛道 1994年5月1日

1994年一开赛,塞纳的运气就不佳。在其家乡圣保罗湖区

赛道举行的第一站比赛中,塞纳由于求胜心切,进入弯道时踩油门过猛而造成赛车打滑熄火。在日本举行的第二站比赛中,刚一起跑,塞纳的威廉姆斯赛车便被芬兰选手米卡·哈基宁的车撞在尾部,被迫退出比赛。

由于前两站比赛的失利,塞纳全力以赴备战,决心拿下第三站。5月1日,在意大利的伊莫拉赛道开始了第三站的比赛,塞纳还是排位第一。当赛车行至第7圈时悲剧发生了,只见在坦布雷罗弯道上,塞纳驾驶的2号赛车以约300km/h的高速撞上了水泥防护墙…

塞纳之死震撼了全世界,许多国家的新闻媒介都进行了大量报道。在巴西,塞纳不仅仅是一名超级车手,他还是国家的象征,是民族的骄傲,总统为他亲自主持了国葬。

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介绍

伊莫拉地处北意大利,在意大利境内,因F1原则上一年内不在一个国家举办两场比赛,所以F1该站比赛使用了离赛道不远的一个极小的公国的名字,即圣马力诺。很不幸,这个赛道在1994年夺走了一位三届世界冠军和一个即将退役的老赛车手的生命,他就是被后人敬仰的巴西车神阿尔顿-塞纳。而那位老将是拉森博格。

伊莫拉之困:想顶替上海举办F1比赛,它都差些什么?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原定于今年的F1上海站被暂时宣布延期举办,补办的日子据说暂定在11月份。然而,考虑到物流、财政和日程安排等多方面因素,相信大家对上海站到底还能不能办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

为了填补比赛空缺,伊莫拉赛道的管理层开始与意大利汽车俱乐部高层接触,商讨承办F1赛事的可能性。

单纯从一个车迷的视角来看,这站比赛到底是在上海还是伊莫拉举办其实只关乎自己需不需要倒时差看而已。现实点说,我们基本只会等到这四种结果中的一个:

看出什么了吗?没错,我把集中可能的结果按发生概率从大到小排了一下。好几年没有举办过F1赛事的伊莫拉想重拾往日荣光本身没什么毛病,但是它必然要面对以下问题:

伊莫拉赛道在如今的F1赛车面前并不算平坦,部分弯角的设计如今也有一定安全问题(参考它去年提出的改建计划),需要进一步改造以符合比赛需求。

在2006年以圣马力诺大奖赛之名举办F1赛事之后,伊莫拉再无举办F1赛事的经历(2016年只是顶替蒙扎注册比赛而已),对应的后勤能力恐怕会有欠缺。

如果需要改造、堆后勤能力,伊莫拉赛道必然无法在上半年顶替上海站,另外它还得延长国际一级赛道认证期限(虽然问题不大但必须得走流程)。

即便伊莫拉有能力在下半年插队举办比赛,那么大概率度过疫情危机的上海也能在同样的时间点插队。

上赛:

伊莫拉顶替上海需要向赛会缴纳违约金,这与举办国际赛事创造收益的初衷相悖,对于当下财政状况不佳的赛道运营方更是雪上加霜。

考虑到长远利益,自由媒体不会放弃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伊莫拉赛道的想法不可避免地会面对巨大的政治压力。

写在最后

总的来看,考虑到往年上海站的上座率问题,以及F1官方放出的“F1上海站延期”公告所暗示的举办费用承担者并非赛会本身,上赛和伊莫拉今年恐怕都无法如期、如愿地举办F1赛事。倘若真能找到插队补赛的时机,也大概率会是上海补办,考虑到物流问题时间可能与日本站比较接近。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F1 | 伊莫拉赛道重返赛历 为现代F1带来的启示

文、图/QIAN?JUN?MOTORSPORT?MEDIA

编辑/施毓麟

在伊莫拉赛道参赛过的车手均对这条意大利赛道赞赏有加,认为其刺激性和丰富的斗车机会给比赛增添了不少亮点,也给如今的F1带来了一些启示。《车迷》本期给您从现场带来报道。

在迈克尔·舒马赫赢下2006年圣马力诺大奖赛后,F1从此与伊莫拉无缘。14年中,许多车迷希望伊莫拉能回归赛历,但F1的全球化进程和蒙扎在赛历中稳固的位置一次次让人们失望。

对于伊莫拉这样一条特殊的赛道,F1大奖赛永远属于这里。虽然和蒙扎赛道相比较之下,伊莫拉依然非常年轻,但这条赛道从来都不缺乏载入历史的经典比赛。

这里还是意大利赛车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法拉利的诞生地——摩德纳距离赛道车程一小时。红牛二队的总部法恩扎也在不远处。“车神”塞纳的雕像也一直提醒着人们,F1在这里经历过悲痛。

除去历史,伊莫拉为F1带来的还有精彩回忆。虽然空场的决定让伊莫拉小镇失去了以往F1造访时的浓烈气氛,但法拉利和意大利这个组合总能带来一些特殊感。

赛道特性不易超车,特别是加宽后的F1当前赛车,给车手们争抢位置的空间很有限。但正因如此,全球最强的20位车手在这条充满挑战的赛道上的表演才变得格外精彩。

除赛道的宽度与狭小的缓冲区面积,多个弯角的特色更是增添了驾驶难度。坦布雷罗和维伦纽夫弯与“蒂尔克式”新赛道的之子弯有着完全不同的特性,要求车手以激进的风格过弯。

而正是这一要求车手接近极限的特性,让这一类“传统”赛道成为车手技术的最大考验。如有一点失误,等待车手的不再是“阿布扎比”与“保罗-里卡德”那样庞大的缓冲区,而是几米外无情的护墙。

2020赛季的回归,使许多曾目睹过F1赛车呼啸过伊莫拉的车迷感到很开心。但在金钱等于分站的如今,伊莫拉怎样筹集办赛所需要的资金才是其能否在F1赛历重新站稳的首要问题。

下压力和动力都达到难以置信程度的F1当前赛车为这条传奇赛道带来了和过去不一样的景象。同时,操控上较为“笨重”的赛车也为驾驶增加了不少难度。

“赛车在驶过一些弯道时的速度难以置信。”刘易斯·汉密尔顿说,“我们好像再开战斗机,不是赛车。”

部分弯道中,以反应速度著称的F1车手甚至罕见地抱怨反应不过来。“有时候我的脑子来不及处理眼前的画面。有时候就是凭感觉转动我的方向盘,然后祈祷自己能顺利通过。”迈凯伦车手兰多·诺里斯表示。

这也让车手们难以拿捏极为严格的赛道界限要求。特别是在由白线标出的弯道里,车手很难用视觉来判断自己是否犯规。“当我们以如此快的速度过弯时,其实我们难以察觉白线的位置。说实话路肩在划分赛道界限时更有效一点。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用砂石区来标出赛道的界限。”卡洛斯·塞恩斯说。

如同西班牙人所说,传统赛道边的砂石或是草地缓冲区更受车手的欢迎。虽然这可能会让车手频频犯错,但面对挑战时的兴奋感,让许多车手渴望征服。

“六号弯外侧全部是砂石区,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跑大。我有一次轮胎稍稍出去了一点,损失了一些时间,这就足够‘惩罚’我了。”诺里斯说,“其实我们更喜欢这样的风格。如果开出去了,那就是开出去了,没有什么可以有争议的。”

假如2020年还有什么令人感到积极的事情的话,那大概就是这些传统赛道的回归。至少提醒人们,其实弯道是可以很有难度的,赛道界限也是可以没有争议的。

虽然,2020赛季意味着人们需习惯看台上空无一人的赛道。但当人们来到空荡荡的伊莫拉时,车迷的缺席似乎被无限放大了。即便如此,赛道外聚集的车迷仍为这条曾无数次被TIFOSI们“占领”的地盘带来了一丝热闹。

这些车迷聚集在赛道护墙外,尝试占据着一些能够看到赛道内的位置,一睹自己的英雄穿梭于高难度的弯道中。

这也是为何大家都希望F1能尽快回到伊莫拉。许多车手虽认为比赛会很平淡,但实际上虚拟安全车的出现为比赛带来转机。而在当今的F1,与其将“无聊”的原因归结为赛道的特性,不如专注于车队之间较大的差距。假如有六台赛车同时为冠军而战,相信“难以超车”完全阻碍比赛的精彩。

伊莫拉的难度与历史吸引着无数人的到来;狂热粉丝的疯狂也让伊莫拉再度传奇。2020年让我们明白赛道和粉丝的重要性,也希望这次短暂的造访能够能为F1的未来提供一些启示。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的赛道特性

每年一度的圣马力诺大奖赛标志着一级方程式赛车“欧洲巡回赛”的开始。意大利现有的两大世界级锦标赛,这是其中的第一个。按照规定,每个国家每年只能够举行一次大奖赛,但是意大利这个小国家却非常荣幸的被获准可以举办这项赛事。这是欧洲巡回赛事的第一站。根据车手在海外各站赛事的成绩,可以对本站比赛的成绩进行大致的预测。

其中有个叫做“Autodromo Enzo e Dino Ferrari”的赛段对众多车手来说都是个大的挑战。这里有众多的弯道,速度很快。为车手们提供了很好的超车机会。其中一个比较著名的弯道叫做塔姆布雷罗(Tamburello)弯道,1994年埃尔顿-塞纳就是在这个弯道发生事故而丧生的。

就象维伦纽夫弯道一样,塔姆布雷罗(Tamburello)弯道在这次灾难发生以后也被取直了。这样一来这个赛段的速度就被大大降低了,但是根据大多车手的反映,这也使这个赛道失去了原有的魅力。不管怎么样,从安全角度来讲,没有人再抱怨这个赛道,车手们仍旧喜欢回到伊莫拉赛道。

请问F1比赛中那几条赛道是比较经典的?

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也就是车迷口口相传的“F1”是汽车赛事诞生以来商业价值最高、影响力最广的汽车赛事。这项赛事稳居国际汽联四大汽车赛事以及全球十大汽车赛事之首,与奥运会、世界杯并称为全球三大体育赛事。

关于F1,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今天,我们就从赛道说起,聊一聊F1赛道的十宗“最”。

全世界F1赛道有上百条,不同的赛道有不同的特点。而今天要说的赛道可谓是赛道中的经典,各有千秋。

最老、最快——意大利蒙扎赛道

蒙扎赛道修建于1922年,是世界上最早被正式启用的F1赛道,位于意大利米兰北部的蒙扎市,这里一直是意大利F1比赛的主办地。到现在已经有三条赛道:全场5.793公里的大奖赛赛道;全场2.405公里的初级赛道;以及一条已经被废弃的全场4.250公里带有坡度的陡峭高速赛道。

由于拥有超长的直道,赛车在蒙扎赛道上更容易表现加速性能,平均时速几乎达到250公里,最高速度更高达350公里,至今还保持着F1平均时速的最高记录。如果你坐在蒙扎赛道的看台上,你一定会问自己,他们到底是汽车还是飞机?对了,飞机起飞需要的时速也仅需250公里左右。

最长、落差最大——比利时斯帕赛道

比利时斯帕赛道总长7.004公里,是世界上单圈最长的F1赛道。它被形容为世界上最佳的赛道,一方面因为斯帕赛道坐落在美丽的比利时中心,被群山和自然风景所包围;一方面因为这里经常下雨,而雨水却只能覆盖一部分赛道,所以在比赛中,战略显得尤为重要。

斯帕赛道也深受赛车手喜爱,因为它极具挑战性。因为倚靠山势建造,斯帕赛道海拔落差约百米,是F1赛道中落差最大的。同时斯帕赛道也被记载在很多车手的成名史上,其中就包括迈克尔·舒马赫。迈克尔-舒马赫曾经六次在斯帕赛道获得过冠军,其中包括他职业生涯的首个分站赛冠军。

最短、最难——摩纳哥蒙特卡洛赛道

蒙特卡洛赛道,又称摩纳哥赛道,是摩纳哥公国的一条街道赛道。由于赛程只有3.340公里,所以也成为了圈数最多的赛道,78圈!这条狭窄的赛道充满了各种窄弯和高低落差,被一些人认为是F1比赛中最有挑战性的赛道。

尽管这条赛道历经数次整改,但它始终能够考验车手的驾驶技术。这里有F1中最慢的弯角,也有能以260公里/小时通过的高速弯。驾驭马力强大的F1赛车78次穿越狭窄的街道完成比赛对车手来说确实是一次刺激的挑战。难怪有人将摩纳哥大奖赛称为F1“王冠上的明珠”,在这里夺得冠军的车手无意中也会被车迷们“看高”一个档次。

一代车王塞纳殒身于此——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

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位于意大利境内,全长4.933公里。提到这个赛道,很多车迷可能会黯然神伤。回溯到1994年圣马利诺大奖赛,埃尔顿-塞纳在圣马力诺赛道的塔姆布雷罗弯道发生事故而丧生。此外,巴西车手巴里切罗、奥地利车手拉岑博格也在这届大奖赛中失去生命。因此1994年圣马利诺大奖赛也被称为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场大奖赛。

而且,圣马力诺伊莫拉赛道是一条逆时针方向的赛道。在F1历史上逆时针的赛道只有几个,除它之外还有巴西圣保罗的英特拉格斯赛道、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赛道和阿联酋阿布扎比亚斯码头赛道。

最独特、最全面——日本铃鹿赛道

日本铃鹿赛道处于大阪和名古屋之间,在东京的西南面,铃鹿赛车场自从1987年就开始主办F1方程式赛事。赛道最独特的地方是它的8字型模式,它由许多不同形式的弯路和直路所构成。

铃鹿赛道以混合的高速和低速弯角闻名,速度颇高需要有强大的马力输出,高速弯道也是这个赛道的一大特色。

最对称、最无聊——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赛道

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赛道建于1991年,赛道全长4.627公里,是被国际上公加泰罗尼亚赛道认的最贴近完美的跑道(采用对称式设计)。这条赛道常被各车队用来进行赛车测试,所以各车队及车手对这个赛道都相当地熟悉。正因为如此,有时候在这里进行的西班牙大奖赛比赛会变得像是在测试一样,稍嫌乏味无聊。

加泰罗尼亚赛道对现场观众来说也是个感观很好的赛道,赛场设计者充分考虑到观众的视野,而且赛场周边交通方便,即使在周日决赛也都不会发生交通堵塞。这个赛道更是很多F1车手喜欢的场地,有利于技术型车手的发挥。赛道拥有很长的直线道和长距离的高速与低速的弯道,其起跑点的直线道几乎是所有F1赛道中最长的一条路段,这对于赛车的引擎是一大考验。

最土豪、最“悖逆”——阿联酋阿布扎比亚斯码头赛道

阿布扎比亚斯码头赛道位于阿联酋,也是F1比赛中少有的逆时针赛道之一。从2009年开始接替巴西战举办F1的收官战,因为这里充足的资金作保障,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比较完美的F1赛道。在将近5.6公里长的赛道上,观众既能欣赏到以狭小超车弯道结尾的高速直道,又可以享受能和摩纳哥及瓦伦西亚街区赛道相媲美的街景和海景,从而获得无与伦比的观赏体验。

亚斯码头赛道有别于其它赛道的另两个特点是:拥有F1比赛中最长的直道和狭窄漫长的像迷宫一样的维修站通道。另外,亚斯码头赛道还拥有自己的赛车学院,旨在培养阿联酋自己的F1车手。

最贵、最具本土特色——中国上海国际赛车场赛道

上海赛车场由著名的德国赛道设计师赫曼·蒂尔克设计,其设计来自中文的"上"字,其每圈长度为5.45124公里,平均时速205公里。这条赛道是中国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条国际性赛道,但3亿美金的造价使它成为目前造价最高的F1赛道。

除F1外,在上海国际赛道举办过的赛事还有:世界杯汽车大奖赛,世界摩托车大奖赛,全国房车锦标赛,中国方程式公开赛等,以及各种表演赛。

最热、最干燥——巴林萨基尔赛道

萨基尔赛道坐落于巴林首都麦纳麦南部25公里的沙克尔,由德国专家赫尔曼·蒂尔克设计。这条赛道最大的特点就是与沙漠毗邻,这在F1历史中极为罕见,毕竟谁都想象不到200公里时速的F1赛车遇到了漫天沙尘会发生什么。

风沙一直是萨基尔赛道独有的,通常在周五练习赛时,赛道会很脏,之后情况会有一些改善。风沙也给赛车稳定性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尤其是赛车引擎侧进气口极容易吸入大量沙尘造成引擎工作出现问题,因此车队需要为赛车装载一套全新的滤清系统。

最黑、最漂亮——新加坡滨海湾街道赛道

新加坡大奖赛是F1历史上首场夜间大奖赛。新加坡赛道也是亚洲第一条F1街道赛道。赛道全长5.067 km,要进行61圈的争夺,比赛总里程达到309.087 km。环绕新加坡最南端的滨海湾(Marina Bay)进行的新加坡大奖赛将为一级方程式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世界上最出名的赛道在那里!

如果问哪一条赛道上的事故最出名,也许就非伊莫拉赛道莫属了。

1982年,吉雷斯·维伦纽夫在伊莫拉赛道的练习赛中一头撞在了维修站口的护栏上,车体粉碎,人被立刻送往医院。在不远的地方,他的妻子安妮抱着他们八岁的儿子杰奎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几个小时后,吉雷斯·维伦纽夫死在了安妮的怀中,在不远的地方,是他们的儿子:1997年的F1世界冠军,杰奎斯·维伦纽夫。1997年底,加拿大政府以吉雷斯·维伦纽夫的名字命名了蒙特利尔赛道,并发行了维伦纽夫父子的纪念邮票。但莫伊拉赛道上惨烈的一幕却始终刻在安妮·维伦纽夫的心里,从1982年后她再也没有看过赛车比赛。

事隔12年,在1994年5月伊莫拉站比赛前的练习赛上,德国塞米特克车队(现已不存在)的奥地利车手拉岑博格的赛车突然失控撞墙丧生。

就在拉岑博格离世后两天,伊莫拉又发生了赛车史上最为轰动的惨案。三届世界冠军,F1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车手阿亚顿·塞纳的赛车失控,一声轰鸣之后,塞纳命陨伊莫拉。而原本满怀期待要在这站比赛后与塞纳携手步入婚姻礼堂的加利斯蒂只能在电视前看着留在伊莫拉赛道上的一团黑烟发楞。

塞纳的死因究竟如何至今仍没有定论,有人说他是被飞来的赛车部件砸死的,也有人说赛车的方向杆断裂才是赛车失控的重要原因,更有人说,塞纳和拉岑博格一样,是被伊莫拉的赛道害死的。 不论这些说法究竟哪个是对的,塞纳、吉雷斯·维伦纽夫和拉岑博格的死却已足够使伊莫拉成为一个专杀车坛英雄的血色赛道,而它神奇的魅力又让众多车手难以抗拒。当年,塞纳在踏上伊莫拉之前曾打电话给女友加利斯蒂说:“拉岑博格的死让我有点怕,但我无法拒绝伊莫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