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盛体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坛动态

文章内容

体操 46岁_体操44岁

小编 2024-07-11
文章目录列表:46岁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重返奥运:上一次为白血病儿子,这一次呢2022卡塔尔世界杯艺术体操队员年龄泪目!29年8战奥运,46岁谢幕东京,有种传奇叫

文章目录列表:

46岁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重返奥运:上一次为白血病儿子,这一次呢
2022卡塔尔世界杯艺术体操队员年龄
泪目!29年8战奥运,46岁谢幕东京,有种传奇叫丘索维金娜
丘索维金娜的运动生涯?

体操 46岁



在东京奥运会体操赛场上,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体操名将,46岁的丘索维金娜再一次站在了赛场,这已经是她第八次参加奥运会,对于这个年龄的运动员而言,能够出现在赛场,已经是一种荣誉了。在本届奥运会上,她完成了最后一次跳马动作,最后一跳之后,直接哭成泪人。

一、传奇老将

丘索维金娜的体操生涯堪称传奇,她已经八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奥运会,这让她成为世界吉尼斯纪录的保持者。八次奥运会的时间跨度长达24年的时间,对于体操运动员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国很多体操运动员都是在20岁出头就退役,因为体操要求身体的灵活性和敏捷性,随着身体的发育,就很难再完成一些动作。而丘索维金娜一直坚持到了46岁,当然没有人逼她去参加奥运会,没有人逼她再去作为一名运动员而努力,凭借着她在国内的名气,她早已经可以转型成为教练员,培养新的运动员,不必再亲自上阵,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而让她坚持到现在的原因,还有一段特殊的故事。

二、儿子不幸患病

丘索维金娜的丈夫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摔跤运动员,两人强强联合,这个家庭原本很幸福。然而他们的大儿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为了治病,他们卖掉了一切可以卖的东西,筹钱治病,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已经27岁的丘索维金娜选择了复出,并且刻苦训练,就是为了能够在比赛中多获得几枚奖牌,卖掉当做儿子的治疗费用。丘索维金娜曾表示,只要儿子的病不好,自己就会一直坚持下去。其实早在2008年,儿子的病就已经治好,但丘索维金娜一时间无法让自己放松下来,干脆就坚持下去,挑战一下极限,此次东京奥运会后,46岁的丘索维金娜于7月26日官宣退役,也祝福她退役后能够生活幸福。

46岁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重返奥运:上一次为白血病儿子,这一次呢

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我看到了丘索维金娜,乌兹别克斯坦的体操运动员,她已经46岁了,这是她第八次参加奥运会了吧。

“你若未愈,我不敢老” 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

这不是哪位名人的名言,而是 一个职业为体操运动员的母亲,对得白血病的儿子的郑重承诺。

往届的奥运会体操赛场上,你应该也对她有印象:1.53米的身高,精瘦,面色坚毅,差不多是体操赛场上最“老”的一个选手了吧。

她就是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运动员,丘索维金娜:

这是她在北京奥运会上:助跑,跳旋转,落地,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完成了高难度的动作

那一次,她代表的是德国,获得了跳马银牌。也是德国62年来的第一枚体操银牌。

几天后的东京奥运会,将是她第八次奥运征程。与她同台竞技的都是16岁的孩子,而她,46岁了。

为什么一个乌兹别克斯坦人,会为德国队出征奥运?

为什么她如此高龄,却还活跃在奥运会赛场上?

丘索维金娜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是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当时她代表独联体参赛。

像一只遨游的雏鹰。

初出茅庐,备受瞩目。

在那届奥运会上,她获得了女子体操团体比赛的金牌,跳马银牌。

她第二次参加奥运,是1996年的亚特兰大,她拿到属于个人的全能第十名。

作为一名年轻的运动员,她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光芒。一般体操运动员的生涯会在20岁终止,21岁的她,也打算退役了。

22岁的她步入婚姻殿堂,与乌兹别克斯坦的摔跤运动员巴克德尔·克帕诺结成了夫妻。

此后共经风雨二十载。

婚后,她生下了他们可爱的儿子阿里什。

但即使退役,体操事业仍是她念念不忘的心头爱。

有一次经过训练馆,她看着熟悉的训练设施,熟悉的朋友们的笑脸,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觉得自己还没有很老,还可以为祖国挣得荣誉。

再三考虑下,丈夫的支持下,她以26岁高龄复出。

复出后的她,表现依然惊艳,且是个更加成熟的运动员了。

2002年,是她的职业生涯最辉煌的一年。

不仅在德布勒森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跳马铜牌,还在釜山亚运会上,摘得4枚奖牌,其中有两枚金牌。

但她后来才知道,这些荣誉,或许是命运的重担渐渐倾斜在她身上的开始。

就在她兴奋地将获得4枚奖牌的事打电话告诉远在家乡的妈妈时,妈妈却回以当头棒喝:你的儿子阿里什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

后来确诊是白血病,一个月内不化疗,必死无疑。

她眼前一黑,差点失去意识。

从人生的巅峰跌落谷底,一个电话,一瞬间。

第二天她和丈夫马上从韩国搭乘飞机回乌兹别克斯坦,变卖了房子车子,筹孩子的医药费,可还是不够。

更令人心焦的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医院里,他们看到几个人共用一台呼吸器。

但儿子的病一刻都不能耽搁。

有人和她说,在德国科隆的一家医院,能治疗你儿子的白血病。花费要12万欧元。

只要有一根稻草,也得抓住。

房子, 汽车 ,所有的家当都变卖了,还是不够那12万欧元。

但她还可以“挣钱”,就用她曾经为国争光的体操。

仍然是2002年,她参加了匈牙利世锦赛,世锦赛金牌在她眼中不再是荣耀,而是救命钱。

匈牙利,她决一死战地在赛场上拼搏,儿子躺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一座医院里,等着她的救命钱。

德国的一家俱乐部,因为看到她在釜山亚运会上的惊艳表现,承诺能给她的儿子提供在医院治疗的机会。

她说一次演讲中说:

为了孩子能够获得更好的治疗,她参加一切能参加的比赛。

不敢伤,不敢病,不敢停止训练,因为她要参加比赛,赚取奖金。

就算跌倒了,也要再爬起来,因为她要参加下一个比赛。因为:

为了感谢德国对她的帮助,也为了儿子能获得更好的治疗,她改换国籍。2006年她代表德国队出战,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赢得了德国62年来第一枚体操银牌。

有人诋毁她:

但她知道,于那时的她而言,什么最重要:

丈夫在家在医院专职照顾孩子。

她参加所有能参加的比赛,不挑不拣。

还拓展了自己的领域,原本她只擅长跳马,后来向全能发展。

她说:“只要有一线希望和机会,我就会回到赛场,还会继续比赛下去。”

你若未愈,我不敢老。

或许是上天也不忍心看她再这样辛苦下去。

她的儿子经过治疗,于2008年她参加完北京奥运会后,病情开始好转。

她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

老天总是看不得一个人完全的幸福。

她在那年11月参加瑞士的比赛时,跟腱断裂,人们以为她不会再回来:

可是没想到,仅仅一年,她又回来了。

当时的她想的是:“我再也不能参加比赛,为祖国争光了。”

但是残奥会上那些身残志坚的选手们激励了她,让她想到,自己有手有脚,情况比他们好得多,他们都可以,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历经磨练,仍然热爱体操的她说:

“我终于可以把比赛当成一种享受。”

这次,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她自己,为了体操本身。

有网友说:“比起伟大的母亲,她更是伟大的运动员。”

7岁那年,是她与体操结缘的开始。

其实她是陪哥哥一起去的,只是,半年后,哥哥放弃了体操,她却天赋尽显。

那时,乌兹别克斯坦还在前苏联的体制下。

13岁的她成为苏联青少年全锦赛全能冠军,被相中进入了国家队。

那时比赛对她而言,是为了国家的荣誉,她很害怕失误,害怕犯错,会拖集体的后腿。

直到1991年,她代表前苏联参加美国世锦赛,获得女团和自由体操世界冠军。

这也是她的第一个个人世界冠军。

站在奖台上,看着国旗升起,国旗奏响,她的心中冒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这就是我将从事的事业。

一些她的老粉回忆:

虽然紧张,但她能够承受住背后整个国家期待的目光。

她代表的“国家”每次都不同。

1992年,她第一次出征奥运,那时苏联已经解体。她代表独联体。

1996年,第二次奥运会、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获得个人十项全能。

7届奥运会,10次世锦赛,9枚金牌,14枚银牌,9枚铜牌,国际体操联合会中也有三个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动作……

硕果累累,是她几十年如一日的耕耘。

她的职业生涯可以分为三段,为国家,为孩子,现在,她想为自己。

她在2014年改回了乌兹别克斯坦国籍。

再次代表自己的祖国出战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

德国对于她改国籍一事表示支持,并且允许她继续保留德国国籍,能够在德国生活。

她说:“现在我是为了自己而练习体操。对我来说,体操就像是一份工作,我就像是遇到鱼的水。”

为了与孩子的病魔抗衡,她曾一刻不敢停下脚步。现在,病魔被打跑,他也没有停。

人生的大起大落,她都经历过,体操一直相伴与她。年少时,体操是天上的月亮,朦胧的向往,后来体操成了她的救命稻草,足够她一手抓着,另一手拽着儿子抵御急流。现在,体操是一艘载着她的小船,摆渡着她,悠闲地渡过人生的海。

而能够使得天上的月亮变成脚下的泛舟的力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

马上,她将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的旗手出现在她的第八届奥运会上。

据她自己说,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了,因为儿子不想她太辛苦。

虽然这届奥运会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她,但她的 体育 精神永不退役。

让我们祝福她。

2022卡塔尔世界杯艺术体操队员年龄

2022卡塔尔世界杯艺术体操队员年龄46。根据查询相关资料截止到2022年11月2日世界杯中46岁的体操常青树、乌兹别克斯坦名将丘索维金娜以两跳平均13.433分夺得女子体操跳马冠军。

泪目!29年8战奥运,46岁谢幕东京,有种传奇叫丘索维金娜

29年8战奥运会,从为奖牌,到为儿子,再到为自己,这位传奇体操选手的坚持,真正扛起了那面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大旗。

| 作者:陈嵘伟 湄可

助跑,起跳,转体,落地......丘索维金娜完成最后一跳,还是和上一跳一样落地时出现失误。尽管如此,东京奥运赛场上还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向这位46岁的“高龄”选手致敬。

7月25日,脸上布满褶皱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登上体操资格赛赛场。很多人希望这位“妈妈级”选手能续写世界体坛传奇——这距她首度亮相夏奥会,过去了整整29年。

29年足够漫长,漫长到当初的对手早已成为教练,漫长到如今的对手近乎都是自己的下一辈。

16岁成为世界冠军、17岁拿奥运金牌、21岁功成身退、27岁为子参赛、国际体操联合会中有三个动作以其命名......

29年间,体操始终流淌在丘索维金娜的血液中,她曾穿着三种不同战服(独联体代表团,德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征战奥运会,成为 历史 上绝无仅有的传奇。

然而,当大屏幕打出丘索维金娜的即时排名“11”,一切辉煌都成为过往。

这一成绩不足以令她进入之后的决赛。丘索维金娜转身走向教练,埋在他宽阔的臂弯里,眼泪奔涌而出。这是她留给世界的最后一跳,也是她职业生涯的谢幕演出。

各国年轻体操选手却簇拥而来,争相与丘索维金娜合影。比赛现场的人们也纷纷起立鼓掌。掌声萦绕在体操馆的穹顶下,久久不停。丘索维金娜擦干眼泪,对着镜头双手比心、送出飞吻。

近30年“超长待机”

丘索维金娜曾表示,自己计划在2020年奥运会后退役。她开玩笑地说,当了这么久的体操运动员,很幸运还能在早上醒来看到每天初升的太阳。

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的消息,并未打乱这位老将的训练计划。相反,多出来的时间让她能够更好地调整状态。

深呼吸、助跑、腾空、旋转,随着“砰”地一声——丘索维金娜双脚落地的声音响彻整个场馆。紧接着,她从软泡沫坑里爬出来,重复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在位于美国休斯顿的训练馆里,丘索维金娜为比赛一遍遍练习。

同样的动作也出现在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上,由于跳马时动作旋转过度,丘索维金娜与奖牌失之交臂,但这并不能阻止她再次尝试。

丘索维金娜1975年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市。7岁时,好动的她被家人送进体操学校学习,6年后进入苏联国家队。

1991年对丘索维金娜而言是一个重要年份。那年,16岁的她来到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参加女子体操世锦赛,以“直体晚旋”的动作,获得了个人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1992年7月25日夜晚的蒙锥克 体育 馆,两届残奥会射箭奖牌获得者安东尼·里贝克用火种点燃箭头,准确射向70米外的圣火台,拉开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序幕。

丘索维金娜的体操事业,也如那根划破天宇的箭矢,进入到炽烈而又迅猛的爆发期。

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17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独联体获得女团金牌。虽然之后受到苏联解体的影响,训练条件和资源大不如前,但她还是收获了两届世锦赛的女子跳马铜牌,并在1994年亚运会上摘得一银一铜。

1996年,21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出征亚特兰大奥运会。面对年轻选手的挑战,她为祖国赢得个人全能第十名的好成绩。

奥运会结束后,丘索维金娜经历了跟腱撕裂,不得不选择退役,告别体坛。随后,她和摔跤运动员克帕诺夫结婚,并于1999年诞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取名阿里什。

虽然结婚生子,但丘索维金娜无法放下对体操的热爱。

“我当时真的决定,结束体操生涯了。但后来我去熟悉的运动场看了一眼,就想要在生完孩子以后迅速恢复,重返赛场。”

女子体操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一般在16到20岁,伴随年龄增长,体能下滑和肢体僵硬将会成为运动员保持状态的最大阻力。2000年,重披战袍登上悉尼奥运会赛场的丘索维金娜,已是25岁“高龄”。

年龄并未成为丘索维金娜的束缚,她在场上奔跑、跃起、旋转,一口气参加了五项比赛。

“谁会帮助一个前世界冠军?”

就在丘索维金娜的事业焕发第二春时,她的人生却遭遇迎头一击:儿子阿里什被诊断患上白血病。

“这个消息太可怕了,我感到无助无力,我呆住了,不敢相信他们说的话。”高达12万欧元(1欧元约合7.6元人民币)的治疗费用,更是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束手无策。

丘索维金娜不能退役,毕竟,一枚世锦赛金牌就等于3000欧元奖金。她知道,拯救儿子性命的唯一希望就是——赛场。

“要是退役,我就会坐在病床边,看着儿子死去……谁会帮助一个前世界冠军?”

这一年,丘索维金娜27岁。为了儿子,她要和更加年轻的选手争夺奖牌。别人为荣誉而战,她为的却是儿子的生命。

为了拿到尽可能多的奖牌,获得更多奖金,丘索维金娜频繁参赛,且不再局限于自己擅长的跳马,也会参加自由操、高低杠和平衡木等其他项目。为了儿子阿里什,她要更加“全能”。

“我当时决定,我要参加所有能参加的比赛,只为了给儿子筹集治疗费。我不在乎这些比赛困不困难,我只知道,当我受伤时,我必须要站起来去参加别的比赛。”

然而,对于身体柔韧度和体能不断下降的丘索维金娜而言,每次训练都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可她不敢生病、不敢受伤、不敢休息、不敢停赛,拿奖换钱救儿子成为丘索维金娜生活的一切。

2003年,丘索维金娜再次夺得世锦赛跳马冠军,但她渴望的奖励却成为泡影,乌兹别克斯坦并未兑现早先承诺的奖金。

“当时乌兹别克斯坦承诺给亚运会冠军奖金,一块金牌奖励5000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币)。我在2002年釜山亚运会拿了两块金牌和银牌,怎么说至少也能拿到1万美元。但我一分钱也没拿到。在2003年世界锦标赛上,我又拿了金牌,但还是没有奖金。要知道,在这之前,乌兹别克斯坦从来没有运动员赢过世界锦标赛金牌。”

另一边,阿里什的病情逐渐恶化,急需进行透析治疗。但乌兹别克斯坦的医疗条件有限,就连透析机器也仅有数台,待治疗的患者排成长队。

她不得不向此前自己所在的德国科隆俱乐部发出求助,两位教练很快伸出援手,发动德国体操界慷慨解囊,并为阿里什联系了医院,阿里什得以及时入院治疗。

在科隆安顿好儿子后,丘索维金娜又返身投入到训练中,“我必须比赛,为他的治疗挣钱。”德国体操队为她提供了相应的训练资源,这让丘索维金娜得以在保持良好竞技状态的同时,继续为国效力。

2004年,来回奔波于医院和训练馆的丘索维金娜登上雅典奥运会赛场,但在预赛阶段便意外失手。下场后,人们看不到丘索维金娜的表情,只能看到她倚在墙角发呆了许久。

在德国训练3年后,2006年,为了报答德国朋友的帮助,同时也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丘索维金娜决定入籍德国,代表德国征战国际赛事。

此举遭到乌兹别克斯坦的强烈反应,舆论纷纷指责丘索维金娜“叛国”。可为了儿子,丘索维金娜只能如此。

身披德国战袍的丘索维金娜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相继摘下一枚金牌和两枚铜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33岁的丘索维金娜拿下跳马亚军。

就在这时,好消息传来,医生告诉丘索维金娜,阿里什的病基本痊愈。

“我无法形容我的快乐,儿子痊愈了,我每天的生活都充满喜悦,当我站在赛场上时,我觉得我还是18岁。”

但新的打击也接踵而至,在北京夺银后的一次比赛中,丘索维金娜落地不稳,跟腱断裂。这种足以断送职业生涯的重伤,对于已经33岁的丘索维金娜来说是致命伤。

“当时我非常绝望伤心,想我再也不能参加比赛给祖国带来荣誉了。”

就在外界惋惜这位伟大运动员的谢幕时,丘索维金娜却再度令世界震撼。2011年,经过一年休养的丘索维金娜夺得日本体操世锦赛女子跳马亚军。一年后,37岁的她第六次出征奥运,夺得女子跳马比赛第五名。

谁都不知道,这副1米53的娇小身躯中,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

此时阿里什已经痊愈,外界纷纷猜测,伦敦将会是她的奥运绝唱。但丘索维金娜回答道:“37岁和41岁又有什么区别呢?在我这里没有限制。只要我喜欢,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现在,我为自己而战”

“当我小的时候,我训练,参加比赛,只想要追求结果;当我儿子生病的时候,我只能靠比赛去赚钱去为儿子治病。但是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比赛当成一种享受,并且获得巨大的乐趣,我现在为自己比赛。”

继荣誉和亲人之后,丘索维金娜要为自己而战了。

2014年,丘索维金娜参加仁川亚运会,人们惊讶地发现,她穿着的是竟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队服。

“当我结束职业生涯时,我要回到起点。”2013年,丘索维金娜申请重归乌兹别克斯坦。三年后,她再度披上新月旗,第七次出征奥运,获得女子跳马第七名的成绩,由此成为体操界第一位连续参加七届奥运会的选手。

在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丘索维金娜摘得跳马银牌,而冠军得主韩国小将吕瑞正,比她小了整整27岁。丘索维金娜,成为同台竞技的女孩们口中的“丘妈”。

丘索维金娜并未将年龄视为障碍。她把“把握当下,不让明天的自己后悔”当作座右铭。“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才能取得成功,有时失败恰好是让我返回赛场的动力。每个人都应该给自己设立目标,然后不顾一切的向这个目标前进。”

里约之后,有许多人曾询问丘索维金娜,她是否会参加下一届东京奥运会?人们很好奇,这位“不老传奇”会选择在哪一刻停止自己的奥运之旅。丘索维金娜以她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运动能够带给我快乐,我将会继续给我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带来荣誉。”

此次在东奥会赛场上,她十指涂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国旗的蓝白绿指甲油,耳朵上戴着闪亮的耳钉,在掌声和欢呼声中谢幕。正如伦敦与里约的奥运赛场上那样,即使丘索维金娜最终未能摘牌,她仍然扛起了那面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大旗,赢得了世界的掌声。

丘索维金娜的运动生涯?

丘索维金娜1991年16岁时代表独联体夺得世锦赛女团和自由操金牌、跳马银牌。

1992年首次代表独联体参加奥运会,摘得女子团体金牌。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她代表乌兹别克斯坦三次参战奥运。

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代表德国出战。这是她第五次参加奥运会的比赛,成为了唯一一个五次参加奥运会的女子体操运动员。

2012年第六次参加伦敦奥运会。

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丘索维金娜参加女子体操的跳马项目,终获得第七名。

2018年8月,体操女子跳马决赛中,丘索维金娜摘得银牌。

46岁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八战奥运

北京时间7月18日,乌兹别克斯坦奥运代表团确定,46岁的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将担任本国参加东京奥运开幕式的旗手。丘索维金娜成为了乌兹别克斯坦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第一位女旗手——此外,她也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位连续八次参加奥运会的体操运动员,将再次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乌兹别克斯坦媒体写道:“丘索维金娜1992年奥运会获得金牌,还拿到过世锦赛和亚运会冠军,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位连续参加夏奥会的体操运动员,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以上内容参考?百度百科-丘索维金娜